奕晨墟影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见烟。

二次群宣~~
艾特小伙伴 @马鹿_后知后觉改cn
之前的那个二维码失效了orz,只是一个吸普的群嗷,感兴趣的小伙伴一起来玩啊!

【群宣】
是的,这就是一个吸普的群。
因为没有看到有微信交流群所以就自己建了一个嗷~~
大家一起来玩啊,人真的很少啊qwq

叮!您的何撒群接龙!请签收!

终于啊……太不容易了233333大噶辛苦啦!!

我叫纪怂怂。:

叮!这是一份来自去年的接龙!


这个接龙游戏有一条神奇的规则: 每个人都只是知道上一棒的内容,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这份接龙如此奇幻【乱七八糟】的原因hhhh


ps.顺序是大家随机抽的


pps.求lof大爷别再吞了!!


以下为接龙内容!


第一棒内容:拍照


【超链接地址 1 2 3 4 5


第二棒: @炅迷♡桃小甜 


第三棒: @关丶 


第四棒:@猹猹 


第五棒: @妄想症腹黑恶魔 


第六棒: @丝语 


第七棒: @艾米-Amy 


第八棒:应崇宁【这个大大忘记了自己的lof名】


第九棒: @小菌·师哥的烂浴巾 


第十棒: @奕晨墟影 


第十一棒: @子心(橘子) 


第十二棒: @森吉湛巴 


第十三棒: @正切函数 


第十四棒: @齐穆熙 


第十五棒: @伯莱品blr 


第十六棒: @我叫纪怂怂。 


什么?你问第一棒去哪了?


好吧,这是个漫长且凄惨的故事。


第一棒其实是我们的D哥【接龙的规则还是他想的,结果抽到了第一棒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而这位名为社会我D哥的少年在接下使命后,怀着对何撒的热爱之情,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完成了她的画作,传给了下一棒,我们的桃小甜小同学。


此处应该有掌声,啪啪啪啪啪啪


然而,第一棒,总是充满危机。


所以,就在我们活动结束,开始收各位大大们稿子十,我们的D哥,以迅雷不及掩耳响叮当之势消失了。


消失了。


敲小窗无应,看lof不动。


可大概是苍天听见我们虔诚的祈祷了吧,奇迹出现了。


是的。就在我们一行人准备出发买棺材板之际,我们英勇的少年,D哥,他,回来了。


我们望着他王者一般的身影,高兴的喜极而泣!太好了!不用花钱买棺材板了!【呸】


太好了!他回来了!!我们亲爱的D哥回来了!!


可是....


我们得知了另一个不幸的消息....


恩,D哥的手机丢了....


这也是他消失的原因...他甚至换了qq....


所以...稿子...


就在我们都唉声叹气再次为D哥祈祷的时候,我灵光一现。


对!我们还可以找第二棒要!桃小甜小同学!嘻嘻哦嘻嘻!纪东歌怎么这么聪明!!纪东歌太聪明了!!【孙红雷语气】




.....


令人窒息的操作出现了....


小甜同学也找不到了...


所以...


所以....


事业繁忙的D哥也没时间画稿,于是强烈要求我们发lof的时候提一下他的传奇经历...


让我们为D哥续一秒....


D哥lof:@dicky.yi 


顺便给自己群【尸骨还未寒】打个广告哈哈哈哈:


欢迎加入何撒催婚委员会:
687421053


评论区可以一键复制(。・ω・。)ノ♡


最后感谢各位文手/画手大大们的参与!感谢大大们愿意相信我/参加一个新手小群主的活动!!!大大们抖辛苦了!!而且都非常棒!!!超爱你们嘻嘻嘻!!


鞠躬!

占tag抱歉

想问问有没有普厨的交流群啊qwq,一直找不到组织……

求文

占tag抱歉

想问问有没有那种梅子单方面死亡的文啊……最近想刀子想到疯×

求小伙伴们推荐一下

【何撒】一别两宽各自生欢(2)

#何撒生子提及,慎入!!!
#何撒生子提及,慎入!!!
#何撒生子提及,慎入!!!
#天雷滚滚,小学生文笔
#巨ooc!!
#山花提及

“……陛下现在作何打算?”狄仁白实在忍受不了房间里压抑的寂静,出声打破了僵局。何靳如同没听到一般,只是静静盯着床上撒君熙出神。

那天何靳突然不复往常冷静的抱着撒君熙出现在宫里,不顾身上的血污,冷着一张脸叫来了御医院所有御医,扔下一句治不好就杀头,便自顾自的坐在那里,脸上神色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为何宁王身着破烂不堪的麻衣,身上还有动刑的痕迹,最重要的是,宁王可是男儿身,为何能育子。狄仁白心中纵使有千般疑问。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触何靳的霉头,只能讪笑着询问今后的打算。

“那狄大人认为朕今后该做何打算?”何靳突然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盯着狄仁白,狄仁白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劝谏几句,何靳接下来的冷语却让他刚刚放松下来的身体突然紧绷。

“朕以为,狄大人还是先解决自己与魏将军的事情,再来问朕作何打算吧。”

冷着眼看着那慌乱找借口退下的狄仁白,何靳摇了摇头。狄仁白和魏将军那点破事,她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是不想管而已。毕竟,他现在都自顾不暇了。
遣退了狄仁白,何靳终于可以不用努力的绷住自己的脸色,慢慢放松下来,竟显露了些许疲惫 。
看着自己的爱人因为疼痛而昏迷不醒,身体不断的颤抖,脸色苍白如纸,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那种无力……何靳觉得心脏仿佛被丝线束缚,随着他双拳的紧握不断收缩,勒的发疼。
他双手颤抖,苦笑着抚上撒君熙的脸,轻声低语“靖瑜,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陛下还是该如何就如何吧,罪臣,不值得,也不屑您的怜悯。”
床榻上,本来应该处于昏迷的撒君熙突然睁开了眼,偏头躲开何靳的手,沙哑的声音里透露出的不屑撞击着何靳的底线。

何靳的手僵在半空中,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把手收了回来,不过这缕情绪被他掩盖的很好,他又变回了那个冷酷无情的君王。
“既然醒了,我几个时辰后自会遣人送你回宁王府,你先在这里休息。”语毕,不去看撒君熙那难看至极的脸色,似是有什么急事一般,匆匆的冲出了房间。
嘱咐房间门口的守卫把守住房门,何靳对着侍从轻声吩咐:
“把太傅他们请到御书房吧,有些事情,也该解决一下了。”

撒君熙双眼无神的躺在床塌上,尽管后庭撕裂般的疼痛和平坦的小腹抽抽的疼已经把一个残酷的事实放在了他面前,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把手放在小腹上。
撒君熙直愣愣的盯着床柱的龙纹,却突然觉得无比讽刺,曾何几时,他和何靳大谈天下大事,朝野内外,他本以为,何靳会是那个一直陪伴辅佐他治天下的人,只是没有想到,何靳居然会是木兰国的卧底……撒君熙不禁讽刺的笑出声,他在笑自己太傻,被何靳伤的体无完肤,却还是像飞蛾扑火一样心甘情愿……
他想起南国沦陷那天,他被士兵押着跪在大殿里双目赤红的质问何靳。他挣扎,他反抗,疯狂的质问何靳,他不相信他的先生会背叛他,结果换来的却只有何靳的一句淡淡的命令
“押下去吧”

何靳在这之后大赦天下,封他做了宁王,这时候他腹中已有了两人的骨肉。何靳却似是想要报复这些年在他手下做事的委屈,时不时便会把他拖到宁王府的密室里严刑逼供,想要的无非是南国那一小支叛军的消息。
何靳开国事务自然是繁重,再加上南国大清洗时有一些漏网之鱼逃脱,建立了一支反抗军,打着“打倒木兰狼子野心,光复南国昨日光辉”的旗号。何靳总觉得叛军回来联络他,前几天都对他严刑拷打,妄图撬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撒君熙自是没有想到何靳可以狠心到这种地步,甚至于自己腹中的骨肉……
想到腹中骨肉,撒君熙心里便是隐隐作痛。
他自嘲的笑笑,他的先生,他的霖栩,真是好手段,经历过背叛的心都已经麻木才不会再对他产生留恋了么……但是,真的,很疼啊……

不过,在有侍从进来服侍他穿衣说是陛下派遣他来送他回宁王府后,撒君熙双眸中绝望的黑洞中,出现了细微的光点。

——TBC——

她剪短发了

我现在甚至有点不敢看她,真是……她和丹越来越像了。

犹记得上个学期我刚进教室门的时候,看见她趴在桌子上与别人聊天,那个侧脸,实在是太像了,那一瞬间自欺欺人的以为是丹,理智把我拉回来让我有点恍惚,惊喜和失望的落差加快了我下坠的速度。然后一再的嘲笑自己,竟然会认为那是丹,但这以后我每次看她都觉得,那是丹。

但她们依旧是分明的,她活泼可爱大大咧咧的,丹的性格有点闷,小傲娇,提到开心的事也会大笑,但其他时候总是严肃的。

今天自由活动,她跑过来坐在我旁边,提到新剪的发型,我鬼使神差的说到她可以试着剪成运动头。她不解的眼神让我回过神,慌忙找了个理由离开,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

回到教室上课,直到做到座位上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左胸有点疼。大概就是那种感觉心脏装满了东西,但是溢不出来,在里面闷闷的痛,一直慢慢的延伸到全身,上身到眼睛的时候,眼睛有点发涨。溢出之后又化成一团冷火在身体里燃烧,冷到全身不停的抖,连笔都拿不稳。

脑子里全是丹。我觉得我应该挣扎出来,现在我都快溺死了。

不过,就这样吧

毕竟我心甘情愿。

【没想到我还是不知廉耻的写出来了,丹应该看不到吧……反正即使她看到了也不会在意……那,就这样好了】

那个,最近开学了真的很忙呜呜呜,《一别》应该只能周更……甚至两周更一次也是有可能的呜呜呜……

加上这几天有点伤风呜呜(つД`)

实在对不起喜欢我文的小伙伴们啊啊啊啊啊抱歉(⋟﹏⋞)

还是请小伙伴们多多体谅一下好不好啦
(ó﹏ò。)

妈诶现在看自己写的东西觉得好尬……

【何撒】一别两宽各自生欢(1)

何撒生子,慎入!!!!!!!!!!
何撒生子,慎入!!!!!!!!!!
何撒生子,慎入!!!!!!!!!!
何撒生子,慎入!!!!!!!!!!

#标题和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
#炅先生×撒太子
#生子!生子!!!!
#有私设!!
#天雷滚滚,ooc慎入

私设:炅先生叫何靳,字霖栩,撒太子叫撒君熙,字靖瑜。生子世界观!!男女皆可产子!
时间线在炅先生统一天下之后

何靳站在宁王府的这间没有其余人知道的密室中,面无表情的看着昏迷不醒的撒君熙。

撒君熙的双手由于被铁链锁着而失去知觉的挂在链子上,身上只有几块不能称之为衣服的布料遮掩着,还可以看得见因为审讯在麦色的皮肤上留下的伤痕,突出的腹部微微颤抖。

何靳有些失神地盯着他的脸,双眉因为疼痛微微蹙起,不知是因为伤口还是因为腹部,双眼紧闭,脸上布满了冷汗,额前的几缕发丝因为汗水软软的搭在额头上。何靳伸出手,好像是想抚摸一下撒君熙的脸,却在碰到的那一瞬间,如触电般收了回来。

撒君熙被这一点点的动静吵醒,狠狠地眨了眨眼,抬头看着何靳。何靳一身华美的龙袍,和这间黑白的屋子显得格格不入。撒君熙倒是不奇怪为何他没有带着侍卫,之前假扮成麒麟才子时的虚弱只是做给他看的假象而已,更何况自己这个时候身负重伤,撒君熙自嘲的笑了笑,“先生是专程来欣赏我这副狼狈的样子的么”

“先生”何靳因为这个称呼略略的失了神,慢慢的握紧拳头,但却很快的调整了过来。“你应该称朕为陛下。”何靳缓步走到撒君熙面前,蹲下身,把手轻轻的放在他的腹部。

撒君熙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全身突然紧绷,防备的盯着他。何靳却好像没有感觉到他的动作一样,微微一笑,手上稍稍用力,撒君熙疼的脸色发白,这时,何靳说出来的话更是让撒君熙如坠冰窖。

“这个罪臣之子,我想,是应该除去吧”

撒君熙听到这句话,猛地挣扎了起来。
“何靳!这可是你的骨肉!!”何靳毫不惧怕的对上撒君熙充满怒火的目光,如愿以偿的在里面找到了一丝恐惧,忽的就笑了“为何你认为我会在意这个由你孕育的孽障。”何靳尽量不让自己去注意撒君熙不可思议的眼神,站起身,拿出一个药瓶,将药递到撒君熙嘴边,“自己来结束,如何?”

撒君熙突然觉得何靳在这一刻无比陌生,这已经不是他的霖栩了……“真是劳烦陛下还要亲手来了结罪臣”他有些绝望地望着何靳的眼眸,试图从其中找出哪怕一丝丝的不忍心,但留给他的就只有那深层漆黑后的冷漠。他扭过头,拒绝去看何靳手里的药,更是害怕看见他眼里的狠厉。何靳狠了狠心,强行把撒君熙的嘴张开,任凭他怎么挣扎,最后还是把药喂了进去。

撒君熙双眼空洞的看着何靳,“陛下还真是下得去手啊”他闭上眼,浑身脱力般靠在身后的墙上,错过了何靳眼中寒冰那一瞬间的破裂。

药效发挥得很快,撒君熙感觉剧烈的疼痛从小腹升起,慢慢延伸到四肢,好像全身的骨头都断掉一般。身体开始无意识的颤抖,他感到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霖栩……”

何靳试图忽略自己左胸处针扎般的钝痛,但却控制不了自己颤抖的手轻轻的抚上那人冰凉的唇。从那人身下蔓延出的血让他的心越来越慌,自我催眠的心理防线在听到那人的低声呢喃时瞬间崩塌,他说

“霖栩,我好疼”

- TB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