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晨墟影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见烟。

【双北】老夫老妻30题

#第一次写,有不好的地方请见谅
#他们属于彼此,我只有ooc。
#!!名侦双北所有角色大杂烩!!
1.习惯性吻别
“撒撒,该起来了,我准备去公司了,你今天不去实验室吗?”何香水有些好笑的看着赖在床上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的人。“嗯……不去……帮我给安教授说一声……让我再睡会儿”撒天才迷迷糊糊的回答, 几根散下来的头发搭在额前,像只懒懒的猫。何香水轻笑,紫色的眼眸中带着宠溺,他几乎能想象出如果今天撒天才不去实验室的话,其他组员跳脚的样子。虽然黑色郁金香的研究已经进入到一个比较重要的阶段,自己也的确是需要黑色郁金香来调出新的香水投入市场,但好像还是自家天才重要一点。何香水愉快的抛弃了工作选择了自家天才。“那撒撒你再睡会吧,我先走了哦。”说着,在自家天才的嘴唇上轻轻落下一吻。看着那人“嗯嗯”了两声,翻了个身继续睡觉,何香水笑了笑,带着宠溺又带着点无奈的摇了摇头,边往大门走边给安教授编辑撒天才请假的短信。
2.感觉迷茫的时候
何美男赶到撒微笑家的时候,一开门,一股酒味迎面而来。他皱了皱眉,把目光投向沙发上那个醉的不省人事的人身上。“微笑哥哥……”美男有些忐忑的走向他,唤了一声。撒微笑闻声抬眼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眼帘,手里还拿着一瓶没有喝完的酒,脸上的泪痕甚至还没有干。“你……怎么回来了……我真是出现幻觉了么,他明明都离开了……还真是可笑啊,居然还妄想他会回来……”他自己嘟囔着,就着自己手里的酒瓶又狠狠的灌酒。何美男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抢过微笑的酒瓶,“微笑哥哥,够了,够了,我回来了。”声音都在发抖。撒微笑难以置信的抬头望着他,“真的是你……小幺你不是退出了吗……你姐姐在美国还需要你啊,你怎么回来了?”何美男弯下腰,一把抱住瘫坐在沙发前的人,把他狠狠的往怀里揉。“微笑哥哥,我不走了,我不能……”撒微笑在他怀里慢慢的合上眼睛,他知道这样做很自私,但是,他不想再一次失去小幺。美女(何美男姐姐),对不起……他抬起手轻轻的回抱何美男,不管这是不是真实的此时此刻,他太需要一个依托。撒微笑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你可不可以不走……不走好不好……你不在我都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做才好……现在他们都不在了……我只有你了……”“微笑哥哥,我不走了,不走了……”你不要哭啊,我会心疼的,我亲爱的微笑哥哥。何美男偏头亲了亲撒微笑脸上的泪痕。
第二天何美男决定重新回归NZND组合的消息霸占了所有报纸的头条。
3.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猫化撒慎入)
何糖糖发现,自己的视线越来越不能从撒岛民身上移开了。他把玩自己头饰上羽毛的样子,他逗小贝壳时候的样子,他享受糖果时候的样子,他严肃认真分析案情的样子,他一脸笑容地给大家讲段子时候的样子。甚至是他对糖糖说出我爱你时微红的耳朵尖,他在被糖糖挠下巴的时候别扭的小表情,他凑到糖糖面前求表扬时有星辰大海的黑眸,他被撩了之后脸色爆红却悄悄缠到糖糖手臂上的尾巴……这些都让糖糖无比喜爱,总是要忍不住盯着他看。
终于,在岛民又一次在他面前害羞的时候,糖糖拨了一颗奶糖放进嘴里,捧起岛民的脸,轻轻的吻了上去。他把奶糖渡到岛民嘴里,细细的吮吸岛民的舌头。一吻完毕,他们才想起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岛民一下子就把头埋到了他的胸前。他憋着笑,轻轻摸了摸岛民因为害羞而红透了的耳朵,就连耳朵上那细细的绒毛都遮不住岛民害羞了的事实。岛民把尾巴缠在糖糖的手臂上,一下一下的拍打着。糖糖看着自己怀里的岛民,怎么看都不够啊——他真可爱。糖糖心安理得的揽着岛民,向糖果店走去,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撒撒,刚才的糖甜吗?甜的话我们再去拿几颗怎么样~”“…好…好吧⁄(⁄⁄•⁄ω⁄•⁄⁄)⁄”
(不明真相的吃瓜沙教授:他们两个一直都这样吗?
真相帝鬼小丑,魏什么,晨歌手表示:你会习惯的。)
4.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撒兽医刚刚给一只小狗做完了检查,抬腕看了看表,离自己的下班时间还有一会儿呢。叮嘱诊所里的小护士记得给一只宠物猫换药之后,百无聊赖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随手拿了张纸,就着自己手里的铅笔开始随便图画。这时,刚赶完稿来接自家兽医下班的何漫画推门进来,看见兽医一脸严肃的在诊断单上画画,高冷的人设差点儿就没绷住。他嘴角微微向上挑,走到那人身旁,一把把抽走正在接受兽医的荼毒的纸。“哎哎!干什么呢?!……漫画你怎么来了!”何漫画终于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不是来看看你怎么还没回家,我亲爱的撒撒。”撒兽医翻了个白眼,开始打量何漫画今天的装扮。
他今天穿了一件很简单的白衬衫配破洞牛仔裤,微长的头发向后梳起在脑后束成一个小辫子。“我只是惊讶于你这个死宅终于肯出门了,不过你今天居然没有打扮成那副暗黑撕漫男的画风,我真的是很欣慰呀~”撒兽医嘴角扬起一抹坏笑。不过何漫画多注意力都被手上那张纸所画的内容给吸引住了,“等等,撒撒你是在画我吗?画的还蛮不错的诶”何漫画拿着那张纸在撒兽医眼前晃了晃。撒兽医突然一愣,反应过来之后脸爆红。跳起来从何漫画手里抢过画纸,脸转到一边去,拒绝看何漫画玩味的眼神。啊啊啊啊我的居然再没有注意的情况下画了他,真是作死啊,果然最近跟这家伙待久了吗……何漫画看他自己在那里嘀嘀咕咕的顿觉有趣,揽着他的肩就往诊所外面走。“撒撒你以后干脆和我一起画漫画怎么样”“什么啊!!就随便画画。”“哦,那你就是画个画都是爱我的形状吗?那我真是好感动。”“这什么鬼……我很严肃的告诉你,我热爱我的职业,这是一个可以用来付出爱心的……balabala”“哎哎哎,别说了,我服了你了。”……
两个人的背影被拉的很长很长……
————TBC————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