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晨墟影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见烟。

【何撒】一别两宽各自生欢(1)

何撒生子,慎入!!!!!!!!!!
何撒生子,慎入!!!!!!!!!!
何撒生子,慎入!!!!!!!!!!
何撒生子,慎入!!!!!!!!!!

#标题和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
#炅先生×撒太子
#生子!生子!!!!
#有私设!!
#天雷滚滚,ooc慎入

私设:炅先生叫何靳,字霖栩,撒太子叫撒君熙,字靖瑜。生子世界观!!男女皆可产子!
时间线在炅先生统一天下之后

何靳站在宁王府的这间没有其余人知道的密室中,面无表情的看着昏迷不醒的撒君熙。

撒君熙的双手由于被铁链锁着而失去知觉的挂在链子上,身上只有几块不能称之为衣服的布料遮掩着,还可以看得见因为审讯在麦色的皮肤上留下的伤痕,突出的腹部微微颤抖。

何靳有些失神地盯着他的脸,双眉因为疼痛微微蹙起,不知是因为伤口还是因为腹部,双眼紧闭,脸上布满了冷汗,额前的几缕发丝因为汗水软软的搭在额头上。何靳伸出手,好像是想抚摸一下撒君熙的脸,却在碰到的那一瞬间,如触电般收了回来。

撒君熙被这一点点的动静吵醒,狠狠地眨了眨眼,抬头看着何靳。何靳一身华美的龙袍,和这间黑白的屋子显得格格不入。撒君熙倒是不奇怪为何他没有带着侍卫,之前假扮成麒麟才子时的虚弱只是做给他看的假象而已,更何况自己这个时候身负重伤,撒君熙自嘲的笑了笑,“先生是专程来欣赏我这副狼狈的样子的么”

“先生”何靳因为这个称呼略略的失了神,慢慢的握紧拳头,但却很快的调整了过来。“你应该称朕为陛下。”何靳缓步走到撒君熙面前,蹲下身,把手轻轻的放在他的腹部。

撒君熙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全身突然紧绷,防备的盯着他。何靳却好像没有感觉到他的动作一样,微微一笑,手上稍稍用力,撒君熙疼的脸色发白,这时,何靳说出来的话更是让撒君熙如坠冰窖。

“这个罪臣之子,我想,是应该除去吧”

撒君熙听到这句话,猛地挣扎了起来。
“何靳!这可是你的骨肉!!”何靳毫不惧怕的对上撒君熙充满怒火的目光,如愿以偿的在里面找到了一丝恐惧,忽的就笑了“为何你认为我会在意这个由你孕育的孽障。”何靳尽量不让自己去注意撒君熙不可思议的眼神,站起身,拿出一个药瓶,将药递到撒君熙嘴边,“自己来结束,如何?”

撒君熙突然觉得何靳在这一刻无比陌生,这已经不是他的霖栩了……“真是劳烦陛下还要亲手来了结罪臣”他有些绝望地望着何靳的眼眸,试图从其中找出哪怕一丝丝的不忍心,但留给他的就只有那深层漆黑后的冷漠。他扭过头,拒绝去看何靳手里的药,更是害怕看见他眼里的狠厉。何靳狠了狠心,强行把撒君熙的嘴张开,任凭他怎么挣扎,最后还是把药喂了进去。

撒君熙双眼空洞的看着何靳,“陛下还真是下得去手啊”他闭上眼,浑身脱力般靠在身后的墙上,错过了何靳眼中寒冰那一瞬间的破裂。

药效发挥得很快,撒君熙感觉剧烈的疼痛从小腹升起,慢慢延伸到四肢,好像全身的骨头都断掉一般。身体开始无意识的颤抖,他感到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霖栩……”

何靳试图忽略自己左胸处针扎般的钝痛,但却控制不了自己颤抖的手轻轻的抚上那人冰凉的唇。从那人身下蔓延出的血让他的心越来越慌,自我催眠的心理防线在听到那人的低声呢喃时瞬间崩塌,他说

“霖栩,我好疼”

- TBC -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