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晨墟影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见烟。

【何撒】一别两宽各自生欢(2)

#何撒生子提及,慎入!!!
#何撒生子提及,慎入!!!
#何撒生子提及,慎入!!!
#天雷滚滚,小学生文笔
#巨ooc!!
#山花提及

“……陛下现在作何打算?”狄仁白实在忍受不了房间里压抑的寂静,出声打破了僵局。何靳如同没听到一般,只是静静盯着床上撒君熙出神。

那天何靳突然不复往常冷静的抱着撒君熙出现在宫里,不顾身上的血污,冷着一张脸叫来了御医院所有御医,扔下一句治不好就杀头,便自顾自的坐在那里,脸上神色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为何宁王身着破烂不堪的麻衣,身上还有动刑的痕迹,最重要的是,宁王可是男儿身,为何能育子。狄仁白心中纵使有千般疑问。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触何靳的霉头,只能讪笑着询问今后的打算。

“那狄大人认为朕今后该做何打算?”何靳突然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盯着狄仁白,狄仁白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劝谏几句,何靳接下来的冷语却让他刚刚放松下来的身体突然紧绷。

“朕以为,狄大人还是先解决自己与魏将军的事情,再来问朕作何打算吧。”

冷着眼看着那慌乱找借口退下的狄仁白,何靳摇了摇头。狄仁白和魏将军那点破事,她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是不想管而已。毕竟,他现在都自顾不暇了。
遣退了狄仁白,何靳终于可以不用努力的绷住自己的脸色,慢慢放松下来,竟显露了些许疲惫 。
看着自己的爱人因为疼痛而昏迷不醒,身体不断的颤抖,脸色苍白如纸,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那种无力……何靳觉得心脏仿佛被丝线束缚,随着他双拳的紧握不断收缩,勒的发疼。
他双手颤抖,苦笑着抚上撒君熙的脸,轻声低语“靖瑜,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陛下还是该如何就如何吧,罪臣,不值得,也不屑您的怜悯。”
床榻上,本来应该处于昏迷的撒君熙突然睁开了眼,偏头躲开何靳的手,沙哑的声音里透露出的不屑撞击着何靳的底线。

何靳的手僵在半空中,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把手收了回来,不过这缕情绪被他掩盖的很好,他又变回了那个冷酷无情的君王。
“既然醒了,我几个时辰后自会遣人送你回宁王府,你先在这里休息。”语毕,不去看撒君熙那难看至极的脸色,似是有什么急事一般,匆匆的冲出了房间。
嘱咐房间门口的守卫把守住房门,何靳对着侍从轻声吩咐:
“把太傅他们请到御书房吧,有些事情,也该解决一下了。”

撒君熙双眼无神的躺在床塌上,尽管后庭撕裂般的疼痛和平坦的小腹抽抽的疼已经把一个残酷的事实放在了他面前,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把手放在小腹上。
撒君熙直愣愣的盯着床柱的龙纹,却突然觉得无比讽刺,曾何几时,他和何靳大谈天下大事,朝野内外,他本以为,何靳会是那个一直陪伴辅佐他治天下的人,只是没有想到,何靳居然会是木兰国的卧底……撒君熙不禁讽刺的笑出声,他在笑自己太傻,被何靳伤的体无完肤,却还是像飞蛾扑火一样心甘情愿……
他想起南国沦陷那天,他被士兵押着跪在大殿里双目赤红的质问何靳。他挣扎,他反抗,疯狂的质问何靳,他不相信他的先生会背叛他,结果换来的却只有何靳的一句淡淡的命令
“押下去吧”

何靳在这之后大赦天下,封他做了宁王,这时候他腹中已有了两人的骨肉。何靳却似是想要报复这些年在他手下做事的委屈,时不时便会把他拖到宁王府的密室里严刑逼供,想要的无非是南国那一小支叛军的消息。
何靳开国事务自然是繁重,再加上南国大清洗时有一些漏网之鱼逃脱,建立了一支反抗军,打着“打倒木兰狼子野心,光复南国昨日光辉”的旗号。何靳总觉得叛军回来联络他,前几天都对他严刑拷打,妄图撬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撒君熙自是没有想到何靳可以狠心到这种地步,甚至于自己腹中的骨肉……
想到腹中骨肉,撒君熙心里便是隐隐作痛。
他自嘲的笑笑,他的先生,他的霖栩,真是好手段,经历过背叛的心都已经麻木才不会再对他产生留恋了么……但是,真的,很疼啊……

不过,在有侍从进来服侍他穿衣说是陛下派遣他来送他回宁王府后,撒君熙双眸中绝望的黑洞中,出现了细微的光点。

——TBC——

评论(11)

热度(50)